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平凡文学 > 我本阳刚最新章节 > 第96章特别训练

我本阳刚 第96章特别训练

    大三元餐厅,七科聚会的包厢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小芬没喝醉,小芬要和白白的胖子,举行婚礼,成为羡慕死你们的一对,别以为小芬不知道你们想些什么?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郑鸿宾听的很清楚,那个叫戴芬的女孩,已经喝醉了,此刻神智有点乱的说着心里话。

    一两一个的酒杯,六十度的白酒,一个年轻的女孩,能喝三杯不倒,都是非常有酒量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戴芬肯定喝了不止三杯。

    “自己咋就喝不醉呢?脑子咋就那么清醒!”

    郑鸿宾有点发愁了,已经喝了八杯酒了,可是自己除了胃里,翻江倒海,硬抗酒力,可是自己的思路,却是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看着钟海媚离开酒桌,跑去招呼自己的外甥女,郑鸿宾也想趁机开溜了。

    “宾宾,跟姐姐喝一个呗!你以后想干啥?姐姐都答应!”

    许瓣看着钟海媚抱着戴芬离开了包厢,趁机走了过来,小声的在郑鸿宾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“姐姐,真的吗?”

    自从尝过禁果后,郑鸿宾就常常独自幻想,毕竟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来,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许瓣一个你懂的眼神,和郑鸿宾会意的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两一口,六十度的烈酒,不是所有的女人,都能承受。

    七科喝酒,除非是相互斗酒,一般的情况下,很少有人吐酒。

    三杯的酒量,七科每个特工,都能承受。

    不喝过量的酒,七科的特工,都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喝酒伤身,喝酒误事,喝酒要命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这场酒,必须破例,一定要把新人郑鸿宾喝醉,放倒。

    “艹,还是装醉吧!”

    这一转眼,郑鸿宾又喝了四杯白酒,可是看着排队等候敬酒的女特务们,清醒无比的郑鸿宾,只能往椅子上一坐,眼睛一闭,装醉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替大家,检查一下,可爱的宾宾,是不是故意装醉?”

    赵雅丽开心地说道,一只满是老茧的手,直接塞进了郑鸿宾的胸口衣服里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检查,这是非礼!”

    郑鸿宾在心里大声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肯定醉了,十二杯泸州老窖下肚,一口菜,都没吃!空腹喝酒,如果不醉,才是怪事!”

    许瓣在一旁,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真的醉了!”

    赵雅丽抽出了手,也是赞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,能喝一瓶白酒的人,太少见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今天的酒,酒精60°。

    生活水平太差,民国大部分的人,酒量都不可能太大。

    “来!把郑鸿宾放到我的背上。”

    全七科最漂亮的女人,比钟海媚还要漂亮,郑鸿宾早就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今天喝酒,超过一瓶的郑鸿宾,心里一阵吃惊,暗暗地得意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还是黄花大闺女,还是我来背吧!”

    赵雅丽连忙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要背他!”

    闫青语气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赵雅丽那是马上同意,几个人把郑鸿宾架了起来,送到了闫青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不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。。。咱们都是结了婚的人,别议论小青,不然白白挨打,那可就太没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强者为尊的规矩,特工们都必须自觉遵守。

    趴在闫青背上的郑鸿宾,却是听的一清二楚,身下清香的女人,一定有故事。

    钟海媚的座驾,是一辆黑色雪铁龙。

    看着闫青打开车门,把自己轻松的放进了车后座,郑鸿宾闭着双眼,就在心里想到:“藏龙卧虎呀!绝对高手!”

    三楼下到一楼,闫青是一次都没有休息,脚步平稳,把郑鸿宾轻松背放进了车后座。

    此刻的闫青,也就是轻微的气喘。

    “走,开车去老地方!”

    钟海媚马上从大三元里,走了出来,上车后,立刻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闫青立刻启动了雪铁龙,率先离开了大三元餐厅。

    随着汽车的前行,郑鸿宾感觉汽车前往的地方,背离行动处的大院。

    “宾宾,今天喝了几杯?”

    “十二杯!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,就能喝那么多,真是海量呀!”

    钟海媚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,春风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小青要收宾宾做徒弟!”

    “随你了,你就是想给他生个孩子,姐姐都不会反对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闫青一阵脸红,但是也没有虚伪的反对。

    “小青,姐姐真的感觉,郑鸿宾不是一般人,你还记得上次在峨眉山,那个道人,给姐姐看八字,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记的!宾宾,肯定就是那个道人,口中说的那种人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姐,也是那么认为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呀?宾宾是那种人?”

    郑鸿宾在后座,听着话说一半的二人,就是在心里大喊。

    特工说话,就是这样,说一半,留一半,尤其是彼此之间熟悉的特工,几乎都是相互理解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老王,是我!”

    “小姐,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风景秀丽,四周,都是高墙的大门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,有一栋,围绕在绿色里的二层小楼。

    大门马上打开,闫青把雪铁龙开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晚上住这么?”

    “住!”

    钟海媚对着开门人,一点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王去准备晚饭!”

    王管家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青,这次让姐姐来背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郑鸿宾一身整齐的军装,穿着拖鞋,头发湿湿地独自走下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宾宾,你起来了,要吃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看着才洗过澡的郑鸿宾,盘膝坐在沙发上的闫青,睁开了大眼睛,亲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麻辣菜,对不起!马上回家。”

    郑鸿宾就是这样的想法,这一次,绝不给任何人面子。

    “清炖牛肉、人参燕窝羹、白切鸡、糖醋排骨,想吃吗?”

    “必须吃!”

    郑鸿宾一听菜单,马上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宾宾,我叫闫青,小名小青,你可以叫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盘膝而坐的闫青,一脸微笑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郑鸿宾马上笑嘻嘻的说道:“姐姐,可以开饭了吗?宾宾,都快饿死了!”

    “老王,把饭菜端上来!”

    “好嘞,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闫青非常细心,准备了清淡的食物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在餐厅里,三菜一汤,转眼就上齐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吃吗?”

    “老王,小姐喜欢吃麻辣,十二点后,可能才会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小青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王转身离开后,郑鸿宾这才不客气的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宾宾,这是小青专门给你炖的人参燕窝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姐姐,宾宾就需要这种大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鸡,真好吃!宾宾,你尝尝!”

    郑鸿宾听见闫青介绍,马上拿起一个鸡腿,沾了一点酱油,就是大口一咬。

    “嗯嗯,好吃,太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鲜、香、韧,肉丝又极嫩,郑鸿宾边吃边点头大喊。

    “这是贵妃鸡,下午才杀的,开水里,随便一煮,切开就可以食用!味道天然鲜美!”

    闫青也是大口吃着白切鸡,开心地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咔咔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牛肉没有煮熟,宾宾牙口好,一般的人,根本就吃不下去!”

    清炖的牛肉,好像都是牛身上的腱子肉,根本就咀嚼不烂,但是切的块小,可以直接吞咽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专门这样做的牛肉,练武的人,就吃这样的牛肉,营养好!煮的稀烂的牛肉,那是普通人吃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闫青夹起一块牛肉,咬了二口,就直接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郑鸿宾吃的太饱了,四个菜,全部三光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郑鸿宾就跟闫青一起聊天,消食散步,走回了重庆行动处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二人的话题,都没有提到钟海媚,就跟下午什么事情?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宾宾,明天凌晨,姐姐会来找你!”

    “姐姐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特别训练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郑鸿宾心领神会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二人在行动处大院里,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“新家,真的好棒!那是宾宾自己的家!”

    蹦跳着朝着家里,激动的赶去,这是十八岁后,郑鸿宾第一个独立的家。

    “宾宾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,突然传来!

    “大意了,怎么能失去警觉呢?”。

    郑鸿宾心里提醒着自己,侧身看去。

    失去灵敏嗅觉的郑鸿宾,后遗症出现了。

★★平凡文学★★ 如果觉得我本阳刚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